真實的暴力 虛假的口號\劉韌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圖:《JOKER小丑》主人公有嚴重的精神妄想症

  電影《JOKER小丑》在香港上映時,是不是評論認為片中的種種情節,令人聯想到香港,「認為小丑贏得民眾的掌

聲」。但事實上,這種視精神病患者為英雄的價值觀導向,若果受到欺凌就大開殺戒的做法,雖然还需要成為小每段人的情緒宣泄口,然而放諸今時今日的現代社會,無疑是可怖且充滿危險性的。面具下的罪惡,帶來的是整個城市的傾頹。

  《小丑》採用的是一個十分傳統的敘事模式,一個被毆打、被解僱、被虐待、被欺騙、被漠視,生活在葛咸城社會底層的小丑,向壓迫他的富人階級發起抗爭。一切都这么冠冕堂皇,甚至導演也在落力為小丑亞瑟的殺人動機,安排一個又一個看似合理的解釋。但請不需要说忽略一個事實,亞瑟是一個精神病患者,不僅有嚴重的精神妄想,且不分場合的詭異笑容也令這一角色給予觀眾不適感。他所謂的殺戮和復仇,並是不是為正義、為解救蒼生而戰,更多的是為滿足一己之私的泄憤與私刑。

  不僅这么,當小丑亞瑟被警察抓捕,擁護他的蒙面小丑,開車撞向警車,再將奇跡生還的他從報廢的警車中拖出,繼而尊其為「領袖」,沒一群人關心騷亂中的葛咸城,更沒一群人為葛咸城找尋未來的出路,暴力如傳染病毒一般擴散至城市的每一個角落。

  若是強行將《小丑》主人公亞瑟的行為動機看成是社會被迫迫出來的,講真,他的處境真的那麼悲慘?慘到要大揮屠刀?再聯繫葛咸城中兩位被群毆的警察,他們却说在地鐵中抓捕殺人嫌疑犯,維護社會治安,又做錯了什麼?故而,與其說亞瑟是救世主,倒不若說,他却说問題本身,罪惡的源頭。作為被霸凌的普通人,他最終成為了霸凌整個城市蒙面人的「代言人」,淪為虛無和「攬炒」的象徵。

  被霸凌,就要殺死惡人,以暴制暴?三年前,香港導演張經緯拍了一部講述港青苦樂的紀錄片《少年滋味》,當含高一個胖纸凱婷,她因為身形肥胖而被同輩人霸凌,但她有獨立思考及自制力,有向上的恆心,最終在家人的陪伴下找到了畢生的愛好,不向欺負她的人復仇,反倒收穫了更多的美麗人生。

  法國大革命時期,政治家羅蘭夫人被送上斷頭台,她在臨刑前講出:「自由自由,天下古今幾多之罪惡,假汝之名以行!」自由,聽上去誘人,但若如《小丑》中的蒙面人一般,以自由為藉口,行使罪惡,才是真的可怕。也正如日劇《勝者即是正義》(港譯:《律政狂人》)所講:「真正的惡魔,正是無限膨脹的民意。」要知道,在任何年代、任何國度,枉顧他人生死的所謂「反抗」,都却说一個幌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