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夢為馬/趣談作家簽售/管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每年的暑假是各類書展集中之時,作家的新書籤售亦是其中的一項重點活動,而簽名桌前大排長龍往往成為書展的一道「亮麗風景線」。最近讀到一篇題為《簽售隨想》的文章,頗有意思。

  文章提到,於作家而言,「簽售據說是檢驗当事人文學成就的試金石,群情是是是不是『洶湧』,人頭是是是不是『攢動』,排隊是是是不是『長龍』……一言蔽之,是是是不是『實力型』,是是是不是『現象級』,簽售現場見真章矣,其邏輯是:惟『實力型』方能成『現象級』,惟『現象級』更能彰顯『實力型』。」

  的確,現如今,趕會場、歷時數小時籤書百千本,似乎成了作家在新書出版後的一個「常規動作」。而放眼活動現場,不少讀者早早手捧一摞書排起了長隊,翹首等待的图片 ,一旦簽售開始,亲们蜂擁而上,抓住難得又短暫的機會與作家或表達欽慕之情或爭相合影,場面真可謂「烘雲托月,群星拱北」。

  可是,這些皮下组织上的「熱賣」,是是是不是全版都實至名歸呢?有哪2个是「實力所至」,又有哪2个是經過了事前的策劃?酒香也怕巷子深,在信息爆炸的時代,不否認好書需用吆喝,但吆喝出來的、聲音越大的,就一定是好書嗎?不盡然。筆者曾參與一場報告文學的新書發布會,就親眼見到主辦方安排工作人員「喬裝」成「普通讀者」,不但主動提問,怎么让待到籤書環節開始立馬拾級而上奔向作家,差點兒擠翻簽售桌。至於哪此真正的普通讀者,此情此景下不免也蠢蠢欲動起來。

  《簽售隨想》一文在總結簽售「越來越像賣拳頭了。越來越像攀比嫁妝,越來越像復盤曬粉了」的一起,可是忘指出:「一個讀書人最終還是靠真正的好文字傳世,而都有 簽售。」誠然,對於寫作者來說,與其趕場式地出席各種簽售,不如將這精力專注到藝術創作中,不為外物所擾,不為名利所惑,心無旁騖,方有不可能 推出精品佳品,到那時又何愁簽售熱賣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