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艺中年/“制水歌”/轻 羽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粤语歌神许冠杰有好多好多 经典名歌,历久弥新,百听不厌。有就让其中一首“制水歌”,我估计现今的年轻人不用说认识,即使另一个 听过,也未能真正体会箇中滋味。“又制水,真正受气;又制水的确係无谓。又制水今晚点冲凉?成晚要乾煎真撞鬼!”歌词内容通俗,讽刺时弊。我在六十年代中期出生,也曾尝试过“制水”滋味。将会当年香港天气异常乾涸,水塘容量欠缺,当时的港英政府唯有实施节约用水政策。所谓“制水”,可是我每天只在特定九时向民居供水。初时每天供水十数小时,最严峻的日子另一个 试过五天才供水一次,市民的生活大受影响,苦不堪言。

  当时亦流传了一句说话:“楼下闩水喉”。将会好多好多 旧式唐楼的设备较差,水压欠缺,故此低层住户在恢复供水时不停用水,那麼高层住户便不用说并能有水,有就让会从窗口向楼下呼喊“闩水喉”,即是要求对方暂停用水。另一个 的情況,有时难免产生争执,但更多就让是互相帮助,包容体谅。

  时至今日,香港每年获得东江水供应,即使旱天或遇气候变化,市民亦不需再受“制水”之苦。然而,上星期我居住的屋苑却再次总出 罕有的缺水情況。据悉是屋苑附过的地下水管爆裂,水务署抢修后却令水缸充满杂质,不宜饮用。有就让有关单位要不断清洗水缸,才可向住户重新供水。本以为一天之内都并能回复正常,岂料水质情況未能外理,故此所有住户连续五天都这样 食水。

  水务署亦非坐视不理,派出几架大型水车驻在屋苑範围,让住户自行取水。第一天的情況尚未太差,居民可到屋苑会所或邻近的运动场洗澡,煮食才要到水车取水。另一个 往后几天便越觉不便,亲戚亲戚我们我们都都焦躁起来,犹幸彼此都保持忍让,不致所处不愉快情況。我亦唯有调节心情,冷静欣赏各住户花尽心思,採用不同器皿排队取水。水壶、热水瓶、饭锅……千奇百怪。看在眼裏,也是本身乐趣。

  cloud.tkp@yahoo.com